loading..

  原生家庭的影響很大,它經常讓我們在面對自己的人生時,掉到我們自己父母的問題。

 

  我父母的婚姻,反映了父親「事業至上」的態度,只是在美國出生的母親並不認同父親的理念。他們一週在一起工作六天,家庭和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,但印象中,我們這些為人子女的從未見過他們親嘴或卿卿我我的表現。我十一、二歲時,父母的婚姻顯然已經名存實亡。這段沒有愛情的婚姻讓母親滿心怨懟,也因此父親的酒愈喝愈凶,兩人不時惡言相向,原本和諧的家庭變得四分五裂。父母爭吵時,我和弟弟、妹妹便往衣櫥裡躲。即便父母最後決定分房睡,家中也總是瀰漫著一股一觸即發的氣氛。

 

勉強的婚姻  不如早日分開

 

  我的父母和許多一九五○年代的傳統夫妻一樣,婚姻生活過得再怎麼不快樂,也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。等小弟離家念大學,他們就離婚了。真希望當時他們知道:日後子女若是有樣學樣,夫妻感情也不會和睦,如此所造成的傷害之大,倒不如他們早日分開。

 

  我原本以為,我們家之所以分崩離析,父親是罪魁禍首。但在心智成熟度與日俱增的同時,我也愈來愈明白母親對於夫妻失和、家庭破裂也難辭其咎。更重要的是,我開始明白他們的行為如何被編寫入我的潛意識裡,又如何影響了我。也因為如此,無論我再怎麼努力,都無法與出現在我生命中的女性營造甜蜜的感情。


  我經歷的第一場「轟轟烈烈的愛情」,有著很老套的劇情:一個情緒障礙症狀嚴重的老男人,愛上一名年輕女子,經歷了一場由荷爾蒙引起的火熱戀情,心智年齡也驟降為青少年。那一年,我整個人飄飄然的,天天快樂似神仙,因為在我的血液裡,流淌著「愛情藥水」,亦即那些神經化學物質與荷爾蒙(第三章將介紹這些化學物質)。可想而知,我那青少年般的愛情終有墜落、燒毀的一天(她說她需要「空間」,說完便騎著腳踏車揚長而去,才騎沒多遠,便投入一位心血管外科醫師的懷裡)。之後一年,我待在空盪盪的大房子裡,沉浸在痛苦中,為了那位棄我而去的女子傷心難過。對海洛因上癮者來說,突然戒斷是很可怕的一件事;對失戀後體內的荷爾蒙與神經化學物質回復至平常狀態的人來說,也是如此。

 

愛情 是自我的創造

 

  我知道必須先把日子過好,才可能得到朝思暮想的那種真感情。在那之後,耐人尋味的事發生了:一旦放下迫切想找人談戀愛的念頭,在我的生活中,反而開始出現願意跟我交往的人。最後,親愛的瑪格麗特,亦即本真正的靈感來源,進入我的生命裡。之後我們的生活,就像浪漫喜劇描繪的那種情景,那些喜劇,我還曾斥之為無稽呢。

 

  不過,這些是後話了。在那之前,我得先學會自己並非「命中注定」要孑然一身,也並非「命中注定」必須委屈地談一場又一場失敗的戀情。我必須學會:雖然生命中每一段失敗的戀情都是我自己創造的,但相對的也能創造出我自己想要的那種甜蜜感情!

 

延伸資訊

 

 

 

出處:《蜜月效應》

提供:一中心

購書連結: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804752

追蹤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