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

  生命中最悲傷的離別是死亡,最沉重的負擔是代別人抉擇生死。是否該讓罹重病的家人知道真實病情?何時該放手不做無效的急救?凡掙扎過的人一定知道有多難,有多痛。醫療科技進步,親情友誼難捨,「善終」比想像的還更遙遠。

  生命最該圓滿的終點,卻總有許多遺憾、悔恨、淚水……預約美好告別,生死才能兩相安!

病人自主權利法,尊重你的選擇

  亞洲第一部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將於108年1月6日,在台灣正式上路。這個劃時代的重要變革,是人人得以保有自然圓滿的契機。傳統醫療法規把病人與其親屬一視同仁,沒有賦予病人優先知情、選擇與決定的權利;既有的《安寧緩和醫療條例》也只允許末期病人在病危或瀕死時,才能拒絕急救與維生醫療,更多賴活不得好死的病人,無法實現善終的願望。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不僅確立了以病人為優先,拓展得以行使特殊拒絕權的病人範圍,同時也使尊重病人拒絕治療的醫師不必背負刑法的犯罪責任。

  想像一個情景:你正值中壯之年,卻突然發現自己容易跌倒,而且四肢漸漸無力。你本來還可以拄著柺杖走路,但在一年不到的時間裡,已經需要依靠輪椅才能行動。吃東西的時候你開始感到吞嚥困難,呼吸也逐漸力不從心。你的內心充滿恐慌與害怕,因此急著遍尋名醫,甚至四處求神問卜。

  經過一段時間折騰,你跟另一半都清楚知道了你得的是漸凍症,也知道這個病的後來發展。氣切是疾病過程的一個轉折點,因為這代表你已經無法依靠自己的力氣呼吸,而必須仰賴侵入式的呼吸器來活命。氣切之後雖然你仍能繼續活著,但大概只能躺在床上,接下來你可能會變得完全不能動彈,但心智卻保持清醒而正常。在思考是否要氣切的同時,照顧問題也是你所擔心的。漸凍人的照顧負擔極其沈重,你擔心會拖垮家人,同時也覺得這樣被別人照顧很沒有尊嚴。


不讓法律釀成悲劇,我們自己都要懂

  活著沒有尊嚴、未來沒有指望、生活痛苦難耐、照顧問題棘手,這林林總總的一切困擾著你,讓你回過頭來問自己,究竟要不要氣切?不過,還有一個問題必須考慮,那就是不氣切是否會有什麼法律問題?不氣切就代表在發生危急狀況時不急救,這會不會使得家人要負什麼法律責任?《刑法》第294條禁止有義務者遺棄無自救力之人。然而,無自救力之人若拒絕受扶助呢?刑法似乎沒有為這種情形解套,那麼,倘若家人在爭遺產的過程中反目成仇而互告遺棄,病人拒絕扶助豈不是會傷害到家人?事實上,一般人是不了解這類法律問題的,處在這種情形下的病人更是沒有心力顧及。

  以上敘事的情節雖然是假想的,但內容卻具體反映重症病人所需面對的各方面課題,每一個課題都需要他與家人一起做選擇,這些選擇必須考慮疾病發展的未來可能性、與家人的關係、與醫療團隊的互動、法律的框架,乃至如何從人生退場的善終問題。因此,了解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是必要的功課,孫效智的這本書深入簡出地攸關病人權益的法律,探討它的宗旨、架構與落實病人自主權的各種機制設計,可以提供很好的入門。

延伸資訊

 

出處:《最美的姿態說再見》

提供:天下雜誌

購書連結: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808776

追蹤我們